【採訪筆記】對著三三三,敬一杯「三合一」

2017-01-05

文/陳柔安


清澈透明的紅標米酒、接著傾瀉純白的國農牛乳,最後以深褐的伯朗咖啡沖擊混色,
就是一壺太妃糖般的溪洲部落版「三合一」!(攝/林月先)

 

亮度剛好的燈泡自屋簷懸吊,還有電線垂下的弧度與金屬製的風鈴。這裡是新店溪岸的「溪洲部落」,歷經反迫遷抗爭,新北市政府將以重建經費三分之一由族人自籌、三分之一由族人向銀行貸款、三分之一由政府出資的「三三三模式」進行異地安置。是時某個部落的日常夜晚,新店區的萬福全總頭目、溪洲部落的黃日華頭目和探訪族人生命史的「尋找記憶點」工作坊成員們,正坐著塑膠椅圍繞小方桌,在萬頭目的屋簷下一邊吹著河岸的風、一邊喝著飲料、一邊討論著。

 

「沒有喝過『三合一』嗎?」兩位頭目驚訝地問。同為工作坊成員,從博士班起就到部落混的台大城鄉所吳金鏞老師,趕緊到部落裡的雜貨店,手拿數罐飲料回來。噹噹噹!只見桌面擺著一瓶紅標米酒、一罐國農保久乳和一罐伯朗咖啡。邊笑著說這是溪洲部落的特產,萬頭目從家裡拿出了大水壺、黃頭目拉開了易開罐,把不同彩度、不同濁度的液體通通倒入。

 

先是清澈透明的米酒、接著傾瀉純白的牛乳,最後以深褐的咖啡沖擊混色,調和成太妃糖般的飲料,就是一壺完美的溪洲部落版「三合一」。頭目們說,「三合一」是原住民常喝的飲料,且部落之間配方也有差異。通常是以酒精飲料為基底,例如紅標米酒、補力康、維士比或保力達B,再加入其他雜貨店或檳榔攤販賣的飲料,如國農保久乳、小虎咖啡、伯朗咖啡、稻香綠茶等等。

 

問起「三合一」的起源,頭目們亦想不太起來。印象中,以前在花蓮原鄉沒有喝過,有可能是小米酒本身醇厚無需加味,也可能是其他飲料的銷路在原鄉還未擴展。他們推測,來到都市後,可能是朋友們互相邀請共飲時不好推辭,有的人便試著搭配其他飲品沖淡酒辛味。幾經嘗試,特別好喝的配方就流傳開來了。確實,緩和了米酒的嗆鼻、聞起來像咖啡酒的溪洲版「三合一」,順口且帶著畫龍點睛的一點苦味,是層次豐富又物美價廉的原民風調酒。

 

黃頭目補充說,古道香芋奶茶推出後,香芋配方的「三合一」也很受歡迎。有別於伯朗咖啡有點苦澀的成熟風味,一瓶紅標米酒、一罐國農保久乳加上一罐香芋奶茶的「三合一」,口感更溫順,淡淡的甜香像軟性飲料一樣使人容易一杯接著一杯喝落去。他開玩笑道,和朋友們對飲香芋「三合一」,「走路就傻瓜傻瓜啦,就迷迷糊糊地回家啦!」

 


新店區萬總頭目(左)與溪洲部落黃頭目(右)(攝/林月先)

 

聊到彼此的酒量,黃頭目突然伸手摘下了門前一株植物的葉片來咀嚼。原來是南非葉,瘦長的莖幹對生碩大深綠色的葉片,與溪洲部落的其他植物叢聚、並不起眼。黃頭目說「這個好」,萬頭目更從家裡提出燒開水的水壺,打開蓋子給我們一看,是浸泡著好許青褐色南非葉片的涼茶。強調這茶「苦甘苦甘」的,萬頭目熱心地幫大家倒茶。

 

萬頭目回憶,搬來溪洲部落後才接觸到南非葉這種植物。某天有個「漢人老先生」沿著河岸運動,經過他家門前時問能否摘幾片葉子走,因為可以「防(癌)症」。從此,萬頭目便開始煮南非葉茶,將葉子或先曬乾或直接下滾水煮。雖然不確定防病的功效如何,喝些天然草茶至少也是養身,亦聽說苦苦的南非葉能夠解宿醉。一旁的黃頭目俏皮地說:「我今天喝多點試看看!」

 


黃頭目說南非葉「這個好」,可以治百病!(攝/林月先)

 

我們一群人說說笑笑,伴著風鈴叮噹輕響,就像溪洲部落在「三三三模式」重建安置的途中,任何一尋常又滿足的夜晚。小方桌上色彩交錯的飲料罐縱然稱不上民族誌考察,但便利商店買不到的易開罐國農保久乳以及勞工朋友們常喝的酒精飲品,均透露了雜貨店特殊通路下形塑的「三合一」文化。而頭目們喜愛的南非葉,經過外國引入、漢人引介等多層轉折,更凸顯了原住民文化的混淆繽紛。


 

 

【溪洲部落記憶點計畫】食菜好文化工作室X食養人部落
「尋找記憶點」社會設計工作坊,由關注原住民飲食文化的食菜好文化工作室籌劃,期望藉著訪談溪洲部落的人們,記錄下阿美族人從東部遷徙至台北的生命故事,以及都市原住民幾十年來串起的歷史切面。

>>我們在異鄉回到了家:秀春阿姨與秀妺姐的故事
>>凝望部落的山與都市的水:Faki的故事
>>永遠的部落小妹:頭目娘金妹的故事
>>從馬太鞍扛到蕃仔寮:頭目黃日華的故事
>>唱出部落的「嘰咕乖」:理事長鄭正文的故事
>>婦女會長貞妹的故事(預告)
>>採訪筆記/對著三三三,敬一杯「三合一」
>>採訪筆記/疤痕的獨特面貌(預告)

 


食菜好文化工作室的思郁一邊熟練地調製「三合一」、一邊與兩頭目閒聊。(攝/吳金鏞)

 


萬頭目向吳金鏞老師說「漢人老先生」與南非茶的奇緣(攝/林月先)

 


屋簷下的「溪洲部落小酒館」(攝/林月先)

 

 

 

 

  

 

SaveSaveSav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