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溪洲部落學習居住與土地倫理

2017-08-23

文/鄭峰齊;攝影/環境政治與政策修課同學;責任編輯/楊雅棠

穿越車水馬龍的喧囂,跨過新店溪畔,修習「環境政治與政策」的同學在金鏞老師的領隊下,來到了溪洲部落。這堂課,期盼以溪洲為例,探討氣候變遷與災害調適的主題;同時認識原住民的環境知識與居住、土地倫理的議題。因此,五月課程中期,師生一行人到此進行田野參訪。

參訪這天是晴空萬里的艷陽天,正是社區居民上工的日子。四十年前,一群來自各部落的原住民,受到都會區的工作誘因與親友連帶的拉力,離開花東原鄉,落腳在城市的邊緣,也就是現在的溪洲部落。社區居民多在城市的營造業與工地間維生;對望著美河市高樓林立,商場熱鬧的地景,河左岸的部落更顯寧靜。

圖說:部落對岸便是高樓林立的美河市

當年居民選擇與原鄉相似的臨界水邊,就地取材,將原本泥濘不堪的高灘地,花費巨大心力和時間整理成家園。在建造部落與空間規畫的過程中,也重新打造在地社會連帶與認同。社區入口開闊的廣場,作為集體聚會與豐年祭典場地;一旁的祖靈石,展現空間移植原鄉部落的縮影,顯現出在地居民重新打造在地社群認同的決心。住家延伸出來半開放的屋廊,提供居民駐足聊天、在傍晚閒暇時舉行Badaosi(戶外聚會),緊密形構出分享食物、聯繫感情的空間。這些以人的生活為中心的住家格局設計,讓居民的心靈更貼近彼此,維繫相互支持的社會關係。相較於都市大樓林立的社區住居安排,公共領域與私人界線分明,也區隔出人情冷漠與疏離;溪洲部落的空間設計融入穩固的社群關係,成為在地社區發展至為重要的關鍵。

這樣強韌的社區連帶,為部落面對災難困境時,帶來強韌的生命力。近年來颱風季洪患頻仍,部落雖然面對幾場幾乎全滅的大型火災與水患肆虐,不過,由於部落對外進行一體的決定和行動,對內彼此支持扶助,共享資源,重建復原的速度效率極高,展現部落面對衝擊之後恢復重建的韌性。

然而,溪洲部落多次淹水,讓政府屢有搬遷的提議,建議居民遷移到以家戶為單位的住宅。這是否可能會瓦解原來社區的社會關係,備受參訪同學的關心。

站在鄰近高處新畫設的「新店溪洲阿美族生活文化園區」社區預定地,金鏞老師向同學們解釋了市政府、部落與台大城鄉所協助的方向,在社區硬體與住家設計上面也會邀請居民一起參與,規畫融入原來部落緊密的社會連帶。

圖說:「環境政治與政策」的同學在吳金鏞老師的領隊下,到溪洲部落參訪

「知道居民可以參與部落重建過程,真的覺得是非常棒的一件事。」一同參訪的龍同學認為,空間本來就是為人設計,住屋應該要符合使用者需求,而不是讓居民去遷就於既定的房子。居民應該要能決定自己需要的空間。現在大多數的議題都強調「參與」,溪洲部落的發展經驗,凸顯社區營造的過程與空間規劃的願景,也需要納入利害關係人一起共同討論。

台灣長期面對颱風豪雨的環境災害風險,晚近更經常面臨到強降雨的天氣型態,溪洲部落在這幾年也面對不小的衝擊。然而回顧溪洲部落社區發展的過程,是一段原鄉移民在政經發展邊緣之下,於都市旁重新集結,形成穩固社群關係的故事。部落能夠在短期內重新修復繼續生活,說明在地社區的韌性與文化因素在面對災害應變過程的作用。這也提醒我們對於人與空間環境、土地關係的思考框架可以更加留意在地社群的互動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