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座紀實:更新前夕的社區照護與住居

2017-08-25

2017年4月19日上午,「照護、住居與社區」課程的授課老師找來江湖人稱大砲的劉鴻濃學長,與同學分享南機場整宅的基本背景、公辦都更的正當性、現階段團隊工作成果、目前研擬中的重要更新機制以及弱勢議題的政策方向想像。台大城鄉所博士生─劉鴻濃,目前擔任財團法人台北市都更推動中心專案經理,其與團隊在南機場社區針對社會住宅推動等計畫。

課程中有一半組別的修課同學將場域設定在南機場社區,修課前期也接收到很龐大的關於都市更新的資料量。對於甫接觸都市更新議題的同學來說,通常能掌握到的訊息通常僅僅是「都更似乎會破壞、傷害些甚麼」,對於大型整建住宅的歷史演變、都市更新的初始理想與現況限制、理想的合乎社會關懷與公平正義的都市新風貌的實踐如何可能,這些話題對於大夥兒似乎都還是很有門檻。也因此,此次

大砲學長首先先簡述整宅的歷史,根據1963年的統計資料,當時的台北市約有近三成(近30萬)的人們居住於違建中。而當年因修建淡水河沿岸堤防,必須拆除周遭違建,政府開始規劃以整建住宅模式,大量安置約五萬名違建戶。大砲讓我們看了當年整宅落成象徵都市新氣象的照片,而對照的榮景,今卻已成為臺北市老舊窳陋的社區。現下南機場整宅因年久耗損,居住品質低落、環境相對脆弱,社區居民的組成除了因當時乃安置區域、加之屋況糟糕許多屋主將其以較北市其他地區便宜之價格租賃給許多弱勢家庭或個人,因此社區成員有社會、經濟條件弱勢者比例偏高的狀況,對於社福資源較為仰賴。

圖說:劉鴻濃與「照護、住居與社區」課程的修課同學分享南機場社區社會住宅、實驗性居住的實務操作經驗。

為甚麼這個地方需要都更呢?而且都更有整建、維護與重建等不同方式,為甚麼一定要選擇都更重建呢?大砲說居住面積不足導致大量違佔,是南機場整宅環境劣化、結構破壞與公共安全疑慮之根本原因。所以要保障這個社區的居住環境基本安全並且思考到永續目標,重建才能根本性地回應議題;因為若只是整建整頓違佔空間,居民不會同意,無推動可行性;而若只是整修、不處理違佔,將只是在重蹈十幾年來市府補助修繕效益不彰的覆轍。

而在實務上都更的推動,以南機場社區為例,必定要面臨諸多難題,首先是產權複雜的問題。當年政府為減輕拆遷戶承購房屋的負擔,設定以售屋不售地的方式與民眾交易,埋下當今產權爭議的課題。此外,目前社區的諸多居民包含具弱勢福利身分的所有權人,以及當初因建物老舊、坪數小以致租金低廉被吸引來租賃房屋之具福利身分的弱勢戶。目前南機場整宅之居住、使用空間由於過度使用(如:違建、公共空間堆放私物),若換算容積率其結果將高於現行的容積獎勵上限,而居民實質擁有之產權卻連當今基本居住水準都不到,都更之意義就是要滿足人們的居住水準與品質,若要依循此理念更新後的居住單元勢必將大於原屋的坪數,加上更新後該區房價將上漲,具房屋所有權的經濟弱勢戶不見得能將原屋購回、而當地的房屋也不再較它區有價格優勢,弱勢租賃戶可能將無所適從,而其中的高齡、身心障礙租戶也將面臨更大的搬遷、安置議題。綜上述,現有的都更模式無法處理南機場整宅的整建,必須要有政府進入發揮角色,因為公部門掌握都市規劃與其它配套政策籌碼,也較不以獲利為導向,相對較具公信力,並有動力/責任落實公共利益。如此進行公辦都更,才有可能回應當前建商不進場自辦做不來的困境,也只有公辦都更較能回應社區的特殊發展脈絡、更易納入居民參與整建歷程。

 分享的尾聲,針對當前南機場整宅的一些限制與困境,大砲學長提出了一些有機會回應問題的操作方向,包括針對已成立更新會之都更單元進行全面普查、建立評估標準,這部分期待能有公部門與社區足夠的人力與經費的投注與支持,此外考量到上述居住空間與重建會出現的容積爭議,期待中繼或安置等方案可以納入都市更新計畫與都市更新事業計畫,並納入更多社區參與的方案討論。最後,大砲學長提到都更推動中心也會很關注社會福利設施不論在未來改建後的社區,抑或是改建過程中存在的必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