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野咖啡館】田野裡,男生女生有差嗎?(上)│食養人部落

2018-12-24

撰文│鄭亦庭、林佩儀

 

性別這件事情無所不在,田野工作前、中、後各階段也能發現性別現身所帶來的優勢與劣勢!本次田野咖啡館邀請四位地理所洪伯邑老師旗下的女研究生(思安、宇忻、于萱、育安),分享她們在國內外做田野的經驗與感受,特別是以「女生」的身份對於做田野會遇到哪些情境、有什麼影響?希望能藉由講者們講述各自的經歷並深度對談,提供大眾對於田野中的性別現身有更多元的想像,並作為實踐過程得以參考的方針。

 

 

田野之前—親朋好友的焦慮,第一次田野一定要有人陪?

 

「因為我是女生吧,可能就會有這些外在的壓力或限制。」陳思安提及,先前表弟去東南亞做國際志工,家中長輩認為「沒關係呀,男生應該要多出去闖闖!」,但當她順勢提及自己打算出國進行田野工作,卻遭媽媽激烈反抗:將家中網路切斷,不讓她查找資訊;或是不讓她刷信用卡買機票等,可說是百般阻撓。最後則是經由一連串理性溝通過程,確認田野聯絡窗口與相關資料,並承諾會由男友陪同前往,才讓家人放心答應此事。

 

張宇忻和思安的經歷相似面臨到媽媽出自安全疑慮而反對;她反覆表達立場後,媽媽願意讓步,但要求必須要有同性友人陪同。宇忻表示,其實帶友人進田野反而有效化解初次進田野的尷尬,因此後續的田野過程中,她也繼續嘗試,「你會發現,每次帶不同人一起去,會蒐集到很不一樣的資料,你的報導人對你的態度也會不太一樣,滿有趣的!」

 

趙于萱原先便鎖定田野地點為東南亞,第一次田野則讓妹妹與妹妹的男朋友協同陪伴。于萱表明由親友陪同做田野的體驗有好有壞,一方面謝謝他們的陪伴,有人相互分享田野體驗通常會有意外的收穫;另一方面,于萱認為,「自己做田野只要對自己負責,但是帶著其他人便會擔心他們會覺得無聊或有其他顧慮,反而不能好好專心。」因此,在進入田野之前,就應該要有心理準備或充分溝通,能減緩不少爭執摩擦。

 

郭育安立基於金錢和語言的考量,希望田野地點落腳東南亞,她坦言,其實自己面對獨自出國做研究也會感到恐慌茫然,但家人比她更緊張,反而更會回過頭來加乘焦慮感;最後選擇請示家中習慣求助解惑的「師公」,從眾多選項挑選其一作為育安的田野地,而籤詩表示東南亞田野工作將會順利且安全地完成,父母也馬上被安撫說服。雖然指導教授伯邑老師一旁開玩笑地抗議他居然不知道來龍去脈,但育安在一片眾人笑鬧之中,緩緩帶出她想要表達的是若想緩和家人親友的焦慮,要從他們最信任的人事物下手,才能真的讓他們放下心防。

 

 

對於田野前期各位講者的經驗分享,懷萱老師總結道「其實我們能看到女生在出去田野之前就開始有一些問題需要面對與回應,但這些問題必須要找到自己的著力點來化解」,否則都將成為下一階段在田野工作中的無形壓力與包袱。


 

田野之中的劣勢—面對這種時候,我該怎麼辦?

 

  • 帶親密伴侶進田野,我變成配角?

陳思安遇到的狀況則是因為社會分工、產業結構之故,田野報導人清一色都為男性負責管理與對外發言,因此,受訪者也自然地認為主要訪談者為男性,在訪談過程中,所有發言都對著思安的男朋友回應,她反而成為配角。由於第一次進入田野時也正值研究內容的摸索期,自己都還濛濛懂懂,男朋友更是不清楚訪綱細節,因此,當男友不知道提問方向、思安想要進一步釐清狀況時,反倒像是她在旁邊一直插話,打亂整體訪談節奏,這使她感到十分不好受。另外,也曾遇到受訪者希望她在家協助帶小孩,由她男友陪同出外採購豬隻的情形。思安提醒在座學生,到不同國家、不同文化背景的地方做田野,基於社會性別的角色定位,很有可能會有類似的體驗,可以先有心理準備。

 

思安特別提到,進田野的時候,難免會遇到訪談內容與預期不符或是許多突發狀況超出想像,田野焦慮很正常,但是若是有親密伴侶一同進田野時,中間會產生很多需要克服的摩擦,像是要如何面對自己的田野焦慮、在這樣的情況底下兩人該怎麼互動等等。「沒辦法,因為妳是女生,所以好像要有人陪著妳一起做田野,但是如果他心情不好妳也要陪著他,結果這變成在田野裡面必須要負責的另一部份。」思安覺得這是她進入田野之後不斷在學習與調適的地方。

 

  • 重要喝酒應酬場合,受到性騷擾?

趙于萱的田野報導人經常會有交際應酬的場合。有一次報導人家中有重要賓客到訪,她便一起準備宴客、主動招呼大家,但某賓客卻在酒意之中,藉著握手而順勢撫摸她的手腕、手臂,讓于萱覺得不舒服、有被性騷擾之感。她當下並沒有直接反抗或起衝突,而是趕緊藉故離場。但每當回想此事,她都會再三思考遇到這種情境該如何處置,「我們認識報導人,我們知道他是怎麼樣的人,但是我們不知道他朋友是怎麼樣的人;在那情況下,又跟我們一般處理性騷擾的問題可能不太一樣,總會有些額外的顧慮。」懷萱老師認同地表示這對於當事人來說確實很糾結,也希望藉由個案來深入討論、交換意見。

 

懷萱老師表示在過往經驗中,肢體接觸當下會湧現許多想法,像是:我應該要有什麼反應、我要跟田野保持什麼關係;事後也會不斷回想「我為什麼會給人這樣的感覺,覺得我可以這樣被對待?」如果性騷擾的當下已經感覺不舒服,懷萱老師建議要懂得「在田野裡設立停損點」,特別因為性別,女生的停損點有時候會比男生來得多,即使對方是田野重要資料來源或是有其他能延伸的面向,但人身安全與自己的感受也很重要,不要因為想著完成研究就輕忽自己的身心狀況。

 

  • 田野關係人的住宿邀約,要怎麼判斷是否安全?

其中一位分享者提到,因主題所需,需要前往較偏遠城鎮進行訪談,報導人多為男性,一開始便有諸多顧慮。研究者前往田野之前認識一位中年大叔,是當地相關產業的地頭蛇,知道她要進行田野研究,便盛情邀請入住他家,方便訪談行程,但確實聽到陌生邀約第一反應仍是會猶豫,直到聽到大叔主動表示「妳可以住我女兒房間」,才較為放心。緊接著,研究者提供自己接觸陌生田野關係人時的考量:首先,最容易辨別的方式是查閱臉書或詢問共同好友之評價,像是她提到,會選擇相信大叔的關鍵之一是前幾年也是有位女研究者邀請該名大叔擔任田野重要報導人,所以她知道他有相關經驗;況且他在網路上小有知名度、彼此共同好友不少,具有信任基礎。第二點則是在臉書貼文、實際互動過程中,大叔都會熱情地介紹他的家人互相認識,也會主動劃清界線,不會產生不必要的誤會:例如他們第一次前往郊區進行訪調工作時,大叔主動邀請妻子一同參與,這便是很值得觀察與參考的細節。

 

那麼,除了事先已對報導人有所了解,在陌生情況下,要如何辨別報導人是否適合更進一步互動?分享者提到,因個人研究主題而著重關注相關他國特定產業新聞,她發現其中有位男子與不同團體的關係密切,很可能是該產業的重要指標,想找他訪談卻無從聯繫。某一次坐公車時意外搭訕身旁的年輕女子,聊起自己的身份與來意,才驚訝發現對方就是自己要找的重要報導人,「真是太驚人了,當下就覺得田野道路為我而開!」後來年輕女子邀請入住其家中,分享者也先詢問了其他較熟識的田野報導人的意見,一方面確認安全,另一方面則是將自己在田野的行蹤告知認識的人。

 

提起透過臉書了解田野關係人的方法,思安補充先前找東南亞田野翻譯的經驗,她說一開始是透過臉書認識一名男子,瀏覽對方的貼文發現他剛結婚、也不時分享生活,思安便因此放心,決定央請他擔任翻譯。但當行程與合作事項抵定後,對方才詢問她是否是獨自一人前往田野;思安則回應會有異性友人結伴同行。結果該男立刻更動全部行程,像是他原先主動表示會開車載她前往偏遠田野地,但後來則要求思安二人租車並每天支付一百美金導覽費。最後也因為行程與費用無法達成共識而宣告合作破局。思安想提醒大家即使有瀏覽對方個人資訊,一切還是要小心為上策。

 

 

  • 小結:在田野裡面感到不尊重,當感受過後我們該怎麼理解?

在做田野的過程中,難免會因為彼此的社會文化背景、人際界線不同而感衝擊或不適,但接納自身真實情緒之外,懷萱老師與怡伃老師也鼓勵同學試著去反思這樣的表現是否為他們文化的一部份?進而更細緻地觀察表情、動作、肢體的脈絡。伯邑老師則認為將感受轉化成經驗理解,除了自己要做功課、從互相分享討論當中建立多元觀點也是一種方式,做中學、學中做,田野經驗必須在實踐與理論當中不斷嘗試與修正,在自我與他者互動之間逐漸打磨出研究的精髓與很私人性、無法與他人共享的田野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