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蚵田與山城架設議題舞台:李玉嵐與三缺一劇團

2017-02-21

文/黃珮綺


2016年12月2日,「社區組織與社區發展」邀請到三缺一劇團團長李玉嵐到課堂上跟同學分享經驗。(攝/黃珮綺)

 

「三缺一劇團沒有華麗佈景,我們大量運用了『身體』、『物件』、『議題』的元素去與觀眾互動。」團長李玉嵐說完,隨即拿了教室現有的物件——椅子示範,假如椅子不再是椅子,它還可以是什麼?李玉嵐先帶來一段把椅子當行李箱的表演,同學也發揮想像力把椅子當作嬰兒車。

 

用劇場工作者的身體展演、借物件發揮、去連結社會/社區議題,即是三缺一劇團的特色。成立於2003年的三缺一劇團,初期作品多從個人議題出發,省思家庭、愛情與生命意義,隨著創作者自身經歷的堆疊,近年作品逐漸從對個人的提問,延伸到公共議題的探討。
 


「土地計畫首部曲」:《蚵仔夜行軍》、《還魂記》

 


「土地計畫首部曲」事前訪調

 

跟著《蚵仔夜行軍》行過潮汐
劇場工作者的角色,就是嘗試把社區故事與社會議題劇本化,透過戲劇表演關懷社會,更藉由戲劇打開觀眾感官、進一步觸發對議題的思考。由《蚵仔夜行軍》及《還魂記》兩齣劇組成的「土地計畫首部曲」是三缺一劇團的初步嘗試,創作起源於團隊藝術總監魏雋展對蚵仔煎的喜愛,他在大學時徒步旅行經過彰化,聽到當地居民無奈說著以後可能吃不到蚵仔了,因為六輕正在污染濱海的蚵田、未來可能也要蓋國光石化廠。


劇團接受了魏雋展提議,決定一起演一齣以蚵仔為題材的劇,於是,團員們花了很多力氣實地考察、閱讀相關書籍。對李玉嵐來說,印象最深刻的是有次田野調查直接跟著養蚵大哥下海,配合著潮汐時間洗蚵、撿蚵的勞動經驗讓她更能理解養蚵人家辛苦的日常。有了理解、產生認同、因而展開籌備行動,劇團將兩年來拜訪蚵農與六輕運動者、走訪濁水溪上游、田調過程的所見所聞,轉化成兩齣劇場作品《蚵仔夜行軍》與《還魂記》。


從小在台北長大的李玉嵐其實沒有太多外縣市的生活經驗,也聽不太懂蚵農帶有濃濃海口腔的台語,跟著團員投入作品創作的同時,她也同時在思考自己跟議題的關連、要用什麼角度去關心六輕。因此作品並不是要針對特定工廠將之視為萬惡的標把、也不是要空泛地去談理念,而是想從擬人化「蚵仔」的第一人稱敘說,去描述蚵農、蚵的生存環境與工廠間複雜的利害關係。

 

《蚵仔夜行軍》這齣劇曾到全台的國高中做校園巡迴,比起從文字進入議題,有時戲劇更容易觸發觀眾對議題的思考點,重點是「讓觀眾對於複雜的現實有感知」,看完劇也可搭配綜合討論更深化學生對議題的認識。這齣劇也曾因緣際會受邀至德國漢堡參與駐村計劃,演出時雖然因翻譯因素只呈現了部分戲劇,但戲劇的效果也意外讓現場觀眾有共鳴,這次的國際交流活動也讓李玉嵐相信「越在地,越國際」:從你所在的社區、所身處的環境就能發現很多議題,而且這些在地議題常有共通性,可能是人性的共通,或是集體的結構困境。

 

 

 在「海港山城」發掘基隆故事 
如果說「土地計畫」是探索社會議題與劇場美學的初體驗,「海港山城藝術季」便是以基隆特殊地景為表演舞台的創作嘗試,講述基隆在地故事。三缺一劇團於2015年起自辦「海港山城藝術季」,去年還以記憶與老屋為創作主軸,直接在基隆社區裡的民宅進行展演,帶觀眾走入社區生活,讓觀眾以遊走的方式觀看演出。

 

選擇基隆在地故事為創作素材,一來是被這座城市的特殊地景吸引,二來是基隆有許多閒置空間充滿展演的可能性。做了田調後,他們才發現過去是繁華海港的基隆其實很像現在的威尼斯,很多地方都是河流,船甚至可以直接開進市區買賣魚貨,但隨著發展、加蓋了很多道路,基隆的水現在只能匍匐於路面之下;以前還是天然海港時,會有整排穿著泳褲的國小生直接跳下去游泳,現在的人工海港讓這些景象不再。這些調查基礎建構出戲劇的「在地性」,就是將社區特色、地方風土民情、歷史軼事呈現在舞台上,李玉嵐說,有時田調素材不見得直接呈現於作品,卻可能內化至創作者心中而影響了創作和詮釋。

身為劇場工作者,在介入社區時,常會與在地團體、社區工作者緩慢地產生連結甚至合作,三缺一劇團在基隆的嘗試,就是想直接走入民宅,透過基隆在地故事邀請居民走進社區劇場,把生活藝術化、讓居民感受到藝術的親近。隨著「海港山城藝術季」進入第二年,劇團也漸漸跟基隆一些在地團體,例如基隆市生活記憶保存協會、雞籠霧語、雞籠青年陣線等在地團隊有不同程度的接觸與連結,特別是與同樣成立已十幾年的基隆在地劇團「慾望劇團」,透過講座和表演合作展開較多實際的交流與對話。

 


(圖片來源/三缺一劇團)

 

  從田野調查開始瞭解議題、把素材轉化成劇本、到真正排練成一齣劇,如同初入社區/議題時所需的細膩與費時,但也如李玉嵐所說,一齣好的戲劇不會止於表演結束,而是能帶給觀眾刺激、成為觸發議題思考的起點。

 

【延伸閱讀】
>>當「創客」遇上「食農」 腳踏車男孩的回家路:彭正龍與沺源青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