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學如何跨領域?-烽火與星光討論會

2017-05-23

文/田孟凌、楊雅棠;攝影/田孟凌

 

還記得5月8日「二一趴」跨領域教師交流會的熱鬧場景嗎?大型平台雖然連接起了許多老師的網絡,但難以進行更細緻的跨領域教學討論和交流。臺大食養農創在5月23日晚上,舉辦「烽火與星光」這樣小型、主題性的討論會,希望藉由老師提出教學上的回饋,深化和延續跨領域教學經驗,以補充「二一趴」的不足。

在討論會中,各開課老師都踴躍的分享自己遇到實務上的問題和教學經驗。

 

回應學生修課期待

 

城鄉所吳金鏞老師以開設「氣候變遷與人居議題實作」課程為例。這門課探討坪林茶產業與氣候變遷之間的關係,目標是以真實場域發現議題,學生必須利用過去所學的理論和知識,應用在專案內。如此不但訓練同學們解決問題的能力,且透過實際操作,老師可以和同學們共同討論,互相激盪。

 

但吳老師卻觀察到,過去課程列為選修課時,學生會覺得好玩、有趣,但隨著課程轉為碩博士的學程必修,便出現了轉變,似乎熱情不再。社工系陳怡伃老師經由學生訪談也觀察到類似的現象,曾有學生表示在大學時修某門課覺得很刺激好玩,可以透過這扇門打開眼界;但是變成碩博生必修課後反而感到茫然失措。主要是因為課程性質與學生身份,會影響學生對課程的期待。

 

也因此,如何維持學生熱情、降低師生壓力與平衡學生期待,成為課程重新設計的重點。

 

對此,地理系洪伯邑老師提供了他的經驗。洪伯邑老師在食養農創計畫中先後參與了兩門課「食物、農業與社會」、「環境政治學」。一開始開設的「食物、農業與社會」第一次嘗試引入拍攝影片作為課程創新;然而無論是攝影器材使用、軟體剪接都需要技術性的協助,加上學生面對讀本與時間壓力和其他必修課要求,原本是創新的構想,到後來反而對教師與學生都變成沉重的負擔,進而影響學生修課的熱情。

 

因此洪老師在接下來開設的「環境政治學」便做了調整。他將拍攝影片改為拍攝照片,並邀請網路媒體《報導者》攝影主任余志偉先生擔任業師。藉由拍攝照片,業師可和學生直接互動,給予同學們拍攝技巧與取材上的建議,降低技術門檻,相對也提高學生創作的意願。課程的最後,學生們順利完成溪洲部落「男模」、基隆「八斗子漁工」以及坪林「人與茶」攝影集,更被刊登於《報導者》,擴大影響力。這次的調整,不但減輕教師和學生壓力,透過與業師和產業的合作,更讓原本只是單純的期末作業,可以實際與社會產生連結,增加社會影響力與學習效果,學生也能獲得成就感。

 

老場域新任務 場域經營迸出新火花

 

另外,食養農創計畫有許多課程會指定場域,作為社會實驗的開端。然而,若沒有前人引路,進入場域則相對困難。並且也有一些學生則是面臨修習不同計畫內課程,卻一再進入相同場域的狀況。

 

針對場域經營,老師們也藉由「烽火與星光」討論會中,提出自己的看法。陳懷萱老師提到,須在課程開始前,便向學生強調田野的複雜性,讓學生事先了解進入田野的挑戰是什麼?一旦學生有了心理準備,並進一步思考「我們準備好了嗎?」,在幫學生與場域建立關係上,便會容易一點。

 

面對與場域關係的經營,陳怡伃老師則以兩次開課的經驗向大家分享。她認為可以用安排學期中團體討論會(meeting)的方式,邀請場域助理、社區夥伴與老師共同討論,彼此間意見可能會有衝突,但同時也會有共同或重複的意見,學生們聽一聽,便可從中精煉出什麼是重要的,以及擷取可用的建議。洪伯邑老師則轉述旗山社大張正揚校長的觀點,可由場域居民討論後,提出希望臺大能藉由跨領域課程協助解決什麼樣的問題?學生也能提出較符合居民需求的解決方案,而非徒增對當地居民的干擾。

 

至於場域重複,致使學生修課新鮮感與熱情下降的問題,周素卿老師則以紹興學程為例提出建議。紹興社區在學校許多的課程中,常常作為開課田野,不乏已修過相關課程並研究過當地問題的學生。然而曾有土木系老師,引入了空拍機,用來拍攝並3D建模,大大引發當時同學們學習的熱情。周老師認為,導入新科技、新技術,可以引發新話題、新故事,對居民來講也很新鮮;因此儘管是老場域,也能有新任務!

 

課程重設計 延續食養的烽火與星光

透過這次的「烽火與星光」討論會,參與的授課教師們也對食養農創計畫的角色和發展,凝聚更強烈的共識。例如引進外部業師資源以及新技術等,作為課程再創新的可能。而老師們也一致認為結合場域,未來不論是參與教育部計畫或校務發展,都將是臺大重要的教學與研究目標。也因此,累積開課經驗,與地方建立互信,都是食養農創計畫未來課程發展與設計的重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