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下一碗混沌出發吧!「台灣社區實踐協會」的培根之路

2016-11-21

文/黃炤愷


社工李柏祥在田野筆記上畫出「混沌、餛飩、魂頓」的過程,接受了社區不確定的狀態,讓他更有動力往前進。(攝影/黃炤愷)

 

10月28日「社區組織與社區工作」課程進行社區機構參訪,其中一組來到在萬華蹲點將近十年的台灣社區實踐協會,由社工李柏祥介紹協會從學生組織到社團法人、逐漸深耕地方的過程。柏祥是協會成立之前就已經在萬華新安里蹲點的工作者,可以說他的社工經歷就是台灣社區實踐協會從草創到茁壯的過程。

 

混沌、餛飩、魂頓:學生社團時期
2007年當時還是大學生的社工沈曜逸——江湖人稱「後山」,後來成為協會的創辦人,也是協會的靈魂人物──因著輔大社工系「社區資源與運用」這門課進入社區,開始在新安里走動、摸索,他們走訪市場、停駐公園、認識店家和小朋友,也在此辦活動、放電影,開始和社區建立關係。然而課程結束後,這群學生不滿與社區的聯繫止於一門課,後來又在方案設計和服務學習等課程選擇新安里作為場域,同時也吸引學弟妹參與,更組成學生社團「新安社」來延續學生和社區之間的互動與情感。

 

當然,如同初生之犢的學生並非一進到社區就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往往是迷惘而不知所措,只能在各自的田野筆記和團體討論之間找尋方向。柏祥提及有一回討論如何處理這種「混沌」時,後山提議要在社區煮「餛飩」:大家只帶快速爐,還有在市場買的餛飩食材,其他的用品如桌椅、鍋碗瓢盆、調味料等都得想辦法跟認識的社區家庭、里長商借。活動當天,學生和熟識的社區家庭一起煮餛飩,並且分享給其他社區民眾。這「混沌」一煮不只讓學生認識更多社區的人,也讓社區居民知道學生的存在;同時,居民之間的網絡也被串連起來,更為熟悉、熱絡。

 

柏祥說,經過這次煮餛飩的活動,他體悟出在社區互動的道理,「因為在社區裡,很多時候我們不知道下一步要怎麼走、不知道現況是什麼,接受了這個未知,就好像可以有能耐繼續下走。」他笑稱這是段「混沌、餛飩、魂頓」的過程,「本來很混沌,吃了餛飩,就有靈魂頓悟的感覺!」

 


柏祥帶著孩子們討論未來活動方向,最後決定要辦同樂會、騎腳踏車和桌遊!(圖片來源/台灣社區實踐協會臉書
 

在哪落下就在哪紮根:課後照顧與家庭服務
協會的工作者都不是萬華人,僅是因為最初課程的關係因緣際會來到這裡,在社區摸索和行動:從早期在社區打游擊式地舉辦活動,到承接政府方案後,開始經營課後照顧,進而在與孩子互動的過程發現家庭服務的需求,工作者慢慢找出貼近社區的方式,和社區生活在一起。2010年底,工作者們開始思考並籌備成立社團法人,當時擬出協會的任務是「社區蹲點、由下而上、有反思行動的對話、讓社工認同社區工作」,慢慢地,社區實踐協會開始凝聚更多認同社區工作的人。

 

在協會的課照方案裡,因為考量到台北市課照資源充沛,孩子通常在學校就會完成作業,因此不需要到據點特別加強課業,工作者也深知只關注學業表現,無法讓孩子學習如何面對生活中的各種狀況。因此,工作者試圖在課照服務中營造多元發展的空間,例如:當孩子們玩遊戲發生衝突,工作者會問孩子想要怎麼處理?想要討論,就陪他溝通、釐清事情;想要安靜或難過,就給他時間。雖然偶有家長質疑協會的課照功能,但柏祥笑說:「如果總是把孩子照顧得好好地,要怎麼期待孩子能面對生活中遇到的困難?」

 

「共同」是課照據點講究的另一個重點,工作者和孩子一起打掃、一起討論和想像空間使用,好比說孩子想要彩繪空間,社工就邀請駐點萬華的水谷藝術工作者,帶領孩子們一起繪畫;孩子如果想看電影,就讓他們自己開電影院,自己籌畫整個活動、繪製票券、呼朋引伴等,讓一個人想做的事情,經過同儕的討論和分工,由大家一起來完成!理性溝通、團隊合作、興趣探索、民主參與等事情在協會的課照空間裡,自然而然地發生。

 

在家庭服務方面,柏祥稱協會所作的其實就是有「家庭感」的社區工作。例如服務的家庭有家暴狀況時,協會社工一方面作家庭與外部單位溝通的橋梁,協助家庭連結資源,另一方面也跟家庭內部工作,陪著家長談親子議題、面對小孩跟家裡的糾結關係。社工藉由平時和家庭建立的深厚關係,在理解家庭發展脈絡以及生態下,不否認既存的問題,而是利用外部優勢和家庭一起工作,共同面對眼前的難關。重要的是,社工的視野不侷限在家庭內部,還能連結到社區的層次,包含社區的社福、教育或經濟資源,以及在地工作機會等,串起個人、家庭至社區的支持網絡。

 


今年八月在萬華國中舉行的社區保母班,讓社區婦女有考保母證照的資格。(圖片來源/台灣社區實踐協會臉書
 

開枝展葉成樹林:保母班與培根市集
協會在社區,除了提供聚焦在個別孩童與家庭的服務外,還將工作目標設定在地方社群的培力、合作和組織上。柏祥舉近期舉辦的社區保母班為例,把課程資源搬到社區鄰近的萬華國中,一方面省下交通成本讓參與意願大增,其中有二十一位具有福利身分的社區居民,在社工評估過後能免費上課;另一方面也引發居民自身的才能,而非僅是給予就業津貼或工作媒合。同時,居民也自發組成分享會,彼此分享照顧經驗、或者臨時托育機會等,形成保母照顧網絡。

 

此外,協會有感於萬華較缺少議題性市集,群眾就少了機會可以認識、參與甚至進入這些議題的管道,因此協會邀請和連結十五個萬華當地的團體及個人,在活動前舉辦工作坊、凝聚社群共識,預計在11月27日舉辦「培根市集」。這個市集是以「培力+草根」的精神為名,以社區經濟、弱勢培力為主軸,參與的單位都是在萬華耕耘的組織,包含經營無家者議題的芒草心協會、協助居民自立的夢想城鄉協會、關注親子教育議題的啟步走共享私塾等,是協會連結在地社群的一個新嘗試!

 


協會進入社區的方式是從課照方案著手,再連結到家庭服務,接著將眼光放到社區照顧與社區經濟的層次。(攝影/黃炤愷)

 

對於在社區工作的社工而言,柏祥說台灣的社工多在做殘補的工作,看到服務對象缺什麼就把什麼補上,在過程中卻忘了帶著服務對象去思考:這些事情是不是他自己有能力可以完成?或者可以組織起來做一些事情?在社區工作的社工很多時候是在等待、引發一些東西,往往無法馬上見效。柏祥在最後自問,社區工作常會遇到的困難是什麼?他沒有直接給出答案,他說協會夥伴常言,「只要走過,困難就不是困難」。在台灣的社區工作,把社區居民拉進來參與的部分的確還做得不夠多,而協會透過課照、家庭服務和社區經濟,就正在往這個方向邁進,期望引動更多社區的在地力量。